兰州牛肉拉面加盟_牛肉面加盟品牌_牛肉拉面加盟电话_兰州拉面加盟-中阿兰牛肉拉面餐饮连锁加盟公司
新闻动态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时事聚焦

90年前的今天,九一八事变,东北军为什么不开枪?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9-18    作者:中阿兰牛肉面加盟电话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1931年9月18日夜,月近半圆,日本关东军的河本末守中尉带领数名部下,悄悄把炸药安装在南满铁路柳条沟段铁轨下。轰的一声巨响,铁轨和枕木炸成了碎屑。

为了给侵略行为制造“借口”,日军在现场放置了三具穿着中国士兵服装的尸体,将其伪装成被击毙的炸路“凶犯”,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守备队,以此“明示”此后日军进攻北大营完全系“自卫”行为。

面对数万日军,十余万东北军奉行“不抵抗”政策,有土不守,不战自退。4个月后的1932年2月5日,全东北沦亡。富饶的森林与煤矿、漫山遍野的大豆高梁被日军窃取,3000万东北同胞惨遭日军蹂躏。中国人民在白山黑水间奋起抵抗,九一八事变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,同时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。

为什么东北沦陷如此之快?

从1874年进犯台湾、1894年挑起甲午战争再到1904年发动日俄战争,日本从腐朽无能的清政府身上攫取了大量赔款和利益。日本侵略者不仅由此变得更加贪得无厌,也更加嗜杀成性,富饶的中国东北成为他们的下个目标。为了侵占东北,他们做了十足的准备。

理论层面,日本大肆炮制并宣扬各类理论,为侵占东北造势。1929年10月至11月,日本右翼外交家松冈洋右在第三届太平洋国际会议上抛出“满蒙权益论”,指出“满蒙自古以来就隔离于中国领土”,“满蒙近代的建设都靠日本,日本付出了巨大牺牲”,“日本得到一些特权是应该的”等奇谈怪论。日本军事理论家、关东军作战主任参谋石原莞尔提出“世界战争”论:为了保证日本在世界战争中取胜,国土面积小、资源匮乏的日本必须占有和“开发”满蒙。这些荒谬至极的理论洗脑了日本国民,也混淆了部分国家的视听,为之后侵华打下了思想基础。

实践层面,1929年到1931年夏,关东军参谋部先后四次以“参谋旅行团”的名义在东北各地系统地搜集情报。随后,日军确定了以武力侵占中国东北的具体步骤,不仅从各地调兵遣将,还竭力煽动仇华情绪,发给日本侨民枪支组织军事训练,并频繁在北大营附近组织实兵军事演习。资料显示,仅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前一年时间里,关东军就在东北进行了100多次军事演习。

中阿兰牛肉面加盟电话

事变前夕,一名日本炮兵少尉曾记录道:“闭着眼睛,我都能打到北大营。”这一切都说明日军对发动九一八事变早有预谋。

东北军就一定打不过日军吗?

再精巧的侵略计划,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撑也只能是一纸空文。

九一八事变前夕,东北的军事力量格局总体上敌强我弱,但由于奉系军阀多年的经营,加之东北极为富饶,张学良的东北军在实力上与日本关东军并没有实质性差距,飞机、大炮等重武器也是一应俱全。

九一八事变爆发时,东北军驻扎在关外就有16.5万人,在关内还有近10万人,而日本关东军则只有2.4万人,另有警察6000人。一旦双方发生正面冲突,东北军本土作战,占据地利;日本关东军兵力不足,后勤乏力。即使日本从国内和朝鲜调兵,在东北军的拼死抵抗下,胜负尚在两可之间。

因此,如果排除人的因素,仅看纸面实力,日本压根无力鲸吞东北。

那么是什么,让日军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鲸吞东北?从行为观察,似乎可以简单认为是张学良奉行“不抵抗”政策,将东北让给了日本侵略者。可仔细一想,谁心甘情愿地会把自己经营许久的地盘让给外国人呢?

究竟是谁授意“不抵抗”?

自1928年12月东北易帜后,张学良在一切外交方面的交涉、办理,无不听命于中央,但作为直面日军的东北军阀,他对日本的侵略野心一直有清晰的认知。张学良曾致电蒋介石表示担忧:“日本推展其大陆政策,有急侵满蒙之意,已无疑问;无论其对手为中国抑或苏联,事既关系满蒙存亡,吾人自应早为之计。”

可是,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南方“剿共”,并未重视日本在东北所制造的事端。1931年7月,蒋介石在南昌行营发表通电,公开提出“先安内后攘外”的国策声明。8月16日,在中日冲突日渐加剧时,蒋介石致张学良“铣电”:“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,我方应予不抵抗,力避冲突,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,置国家民族于不顾”。

基于这“为剿共”“为国家统一”的思想,事变前,张学良没有对东北军下达正式的战争动员和战争准备,而是下达了对日挑衅“力避冲突”的命令。当九一八事变之夜,日军发动对北大营的进攻时,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传达张学良的命令:不准抵抗,不准动,把枪放到库房里,挺着死,大家成仁,为国牺牲……

“国际社会”能主持正义吗?

九一八事变发生后,蒋介石和张学良都寄希望于国联的调停。得知事变的第1时间,张学良便向前线参谋长荣臻指令:“尊重国联和平宗旨,避免冲突。”9月21日,蒋介石演讲时强调:“必须上下一致,先以公理对强权,以和平对野蛮,忍痛含愤,暂取逆来顺受态度,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。”

就现实而言,在综合实力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采取“力避冲突”的方式较为合理。但问题的关键在于1931年11月以后,日本拒绝按国联要求退回事变前原地,并意欲夺取位于入关通道战略要地的锦州。这清楚地表明国联无力制裁日本,日本也不想停止扩大侵略的步伐。在这样的关键节点上,国民政府和张学良依旧保持幻想,秉持原定的“不抵抗”政策。数十万东北军基本不战而退,将东北拱手送与日军。

由此可见,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丧,固然与日军的阴谋与实力相关,但更主要的还是当时中国人心的分裂与妥协。

这段历史给我们怎样的启示?

鉴往事,知来者。

九一八事变这段屈辱的历史告诫我们,一味的退让求不来和平,一味的投降也求不来和平,一味的“争取外部帮助”更求不来和平。加强自身实力,凝结全国人心,才能为国家、为世界带来和平。虽然九一八事变已过去整整90年,国内国际形势已然大变,但这次教训依旧要牢牢记住。

“我们实现了第1个百年奋斗目标,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。”目前,中国已有足够的实力,有足够的资格去维护自己和世界的和平。中国已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、第1制造业大国和很大的货物贸易国,我们拥有威震天下的陆军和飞速发展的海空力量……这些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几个关键步骤,我们将继续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不断奋进,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。

正如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,我们在新时代的征程上,同样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,战胜一切艰难险阻。

“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。”有了千千万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劳动人民,有什么困难我们不能克服?

我们也要警惕,在凝结全国力量的过程中,难免会存在个别数典忘祖的蛀虫。例如有人热衷在网络上大搞历史虚无主义,发表一系列“奇谈怪论”,否认蒋介石消极抗日与积极剿共的事实;甚至还有人力挺靖国神社、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。这样的人不凉,人民岂能答应?

除此以外,我们还注意到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。刚刚过去的8月,有数名日本内阁大臣到靖国神社“拜鬼”。

日本政府更是首/次发布面向中小学生的儿童版《防卫白皮书》,在中国军力发展、钓鱼岛、南海问题上沿袭抹黑中国的陈词滥调,企图向未成年人灌输“反华”“仇华”意识;还有一些披着华丽外衣的游戏、动漫作品,其实内藏了军国主义之毒,妄图潜移默化地扭曲青少年的历史认知。这些或明或暗的军国主义思想渗透,值得每一位中国青年警惕。